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汉堡港企业连续五年参加进博,中资入股码头获德总理力挺

2022-11-30 17:43:31 1163

摘要:在德国总理朔尔茨本月4日访华以前,中资入股汉堡港码头的项目在德国舆论中不断发酵。朔尔茨此行之前,汉堡港口与物流股份公司(HHLA)于10月26日宣布,德国联邦政府已经“有条件批准”中远海运集团收购汉堡港Container Terminal ...

在德国总理朔尔茨本月4日访华以前,中资入股汉堡港码头的项目在德国舆论中不断发酵。

朔尔茨此行之前,汉堡港口与物流股份公司(HHLA)于10月26日宣布,德国联邦政府已经“有条件批准”中远海运集团收购汉堡港Container Terminal Tollerort码头24.9%的少数股权,并被视为总理访华之行进行铺垫的一个重要信号。

当地时间2022年11月3日,德国汉堡,“中远海运集团金牛座”集装箱船停靠在汉堡港Tollerort集装箱码头。

10月28日,汉堡港营销协会新闻发言人曾表示,汉堡港与中国航运公司的合作历史悠久。中资入股是这些长期关系的结果。双方已于2021年9月21日签署了相关合同。

汉堡港是欧洲第三大集装箱港口,它拥有4个集装箱码头,而HHLA负责运营其中的3个码头。向中资企业出售股份的HHLA集装箱福地码头虽然是汉堡港面积最小的集装箱码头,但是以高效、创新和灵活著称。它共有4个泊位和14个高架起重机,能服务2.3万标准箱船只。码头同时还拥有属于自己的5条铁路运输线。

今年,第五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于11月5日至10日在上海国家会展中心举办,汉堡港营销协会和汉堡港口与物流股份公司连续第五年参展,与此同时,汉堡驻中国联络处与汉堡港营销协会主办的第三届德国物流供应链圆桌会议于11月4日在进博会开幕前夕举办。自中德航运、港口、物流等经济领域的专家讨论了全球物流供应链在新的国际形势下面临的挑战和可持续解决方案。

审批艰难,朔尔茨力挺

2021年9月22日,中远海运港口发布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将从HHLA手中收购汉堡港CTT码头35%股权,作价65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4.93亿元)。

自绿党上台,特别是俄乌冲突爆发后,德国很多与外资有关的项目开始带上了政治色彩,汉堡港早已进行多年的投标自然也没有例外。

今年上半年以来,德国经济部、内政部等6个参与投资审查的联邦部门陆续表示反对中资入股,它们的主要理由是这可能会导致中国利用其经济影响力来贯彻自身地缘战略利益,对德国进行“潜在胁迫”。德媒此前还报道称,德国经济部长哈贝克等人放言反对交易,并呼吁德国减少对华依赖,但是联邦总理府站在支持收购的德国企业一边。

德国港口、航运业界则一直对投资项目持积极态度,汉堡当地也乐见中资与汉堡港多年的成熟合作关系继续发展。汉堡市市长岑彻尔近日亲自出面称,入股并不会让中资获得任何港口设施的特许权或者排他性权利,掌握少数股权的中国企业不会对德国的关键基础设施构成任何威胁,“港口的土地所有权依然完全掌握在汉堡港手中,也就是完全的国有资产;而且,港口的整体运营也100%由汉堡港务局负责。”

汉堡港自身一直致力于促成协议的达成。希腊比雷埃夫斯港的传媒公司网站在10月26日刊登了HHLA集团对股份收购细节进行的澄清。其中写道,历时一年多,HHLA没有收到任何客观理由表明该投资不应获得批准。

然而,德国联邦政府依旧拒绝原本的35%股权收购方案,直到今年10月,德国总理舒尔茨责令联邦部门“寻找妥协方案”,推进该项收购的进行,才使得如今24.9%的方案得以通过。

这一特殊比例来源于德国联邦政府关于外资并购的规定——外资收购“非德国关键基础设施”的股份低于25%,则无需得到联邦政府的批准。

如果中资根据条件收购HHLA集装箱福地码头24.9%的少数股权,不能达到25%,那么中资则不会获得董事会的否决权,无法影响码头的战略决策。根据德国联邦经济部的说法,如果没有通过新的投资审查评估程序,投资占比未来也不能超过24.9%的门槛。

美国国务院的一名高级官员11月2日公开表示,美国曾经警告德国政府,不要让中国的中远集团“收购和控制”汉堡港。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11月3日对此回应称,中德之间的务实合作是两个主权国家之间的事情,美方不应无端攻击,更没有资格插手干预。美方官员对于干涉包括所谓伙伴国家在内的别国事务洋洋自得,这充分暴露了他们一贯的霸权主义心态和胁迫外交的恶习。

“我们不想与中国‘脱钩’。”访问前夕,刚刚完成来华访问的朔尔茨11月2日在《法兰克福汇报》上刊文,阐述此次中国之行的意义。他写道,当前世界格局发生深刻变化,与中国进行直接对话“现在更为重要”。即使环境发生变化,中国仍然是德国和欧洲重要的经济和贸易伙伴。

关于汉堡港的入股项目,此前曾长期担任汉堡市市长的朔尔茨也解释称,德国联邦政府批准中远海运入股德国第一大港汉堡港集装箱码头之举,体现了德国和欧盟的立场:促进贸易多样化、实现互惠,而非实行经济保护主义。

根据德国政府的计划,朔尔茨政府将在2023年上半年宣布新的德国对华战略。

港口增长乏力,与中资合作互补

据官方统计的最新贸易数据显示,2021年,德国和中国双边贸易额较2020年增长15.1%。中国连续第六年成为德国最重要贸易伙伴。今年1月至6月,德国在中国的投资额约达100亿欧元(约685亿元人民币)

根据汉堡港口与仓储物流公司(HHLA)的数据披露,汉堡港每年转运的集装箱中近三分之一来自中国或者准备前往中国。2022年上半年,汉堡港的集装箱吞吐量达440万TEU,仅实现了0.9%的微幅增长,但对华贸易的吞吐量达130万TEU,占约30%,同比增长5.8%,中国在汉堡港主要贸易伙伴中排名第一。

受新冠肺炎疫情和俄乌冲突等结构性因素的限制,目前汉堡港乏力的增长显然亟需一个有实力的集运船东的支持。德国《图片报》10月26日报道称,最近二三十年,汉堡港的竞争力逐渐下降,目前,汉堡港排名欧洲第三大集装箱码头,其吞吐量只有排名第一的鹿特丹港的四分之一,以及排名第二的安特卫普港的二分之一左右。而且后面还有“追兵”阿姆斯特丹港。

在此背景下,已有丰富大型国际港口运营经验的中资企业显然是一个具有吸引力的选项。中资在2008年出资控股了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口,投入约40亿元翻新港口所有基础设备,再引进当时先进设备和技术扩建港口,大力提升港口的吞吐运输能力。之后中远将比雷埃夫斯港作为地中海东部中转港,增加了许多条海运航线,使比港的集装箱吞吐量迅速增长。

2014年,比雷埃夫斯港创设了“中欧陆海快线”,让来自中国和远东其他地区的货物,经海运抵达该港口卸下后直接装上火车,通过铁路运送到欧洲的内陆国家,货物的运输时间和成本比起其他传统运输方式进一步降低,从此比雷埃夫斯港口由单一海运港口变成综合性枢纽。

到2019年,比雷埃夫斯港超越西班牙瓦伦西亚港,成为地中海第一大港,已经成为近年来全球发展最快的集装箱港口之一,对希腊的直接经济贡献超过6亿欧元,为当地1万多人创造了就业。

除了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中远集团已在西班牙的瓦伦西亚港和毕尔巴鄂港,以及比利时泽布吕赫港的集装箱码头中拥有控股权;集团还在比利时安特卫普港、西班牙的拉斯帕尔马斯港和荷兰的鹿特丹港的集装箱码头均拥有股权。

汉堡港是德国最大的港口,历来是中国货物通往欧洲的重要枢纽和集散地。据新华社报道,早在1731年,一辆载满茶叶、丝绸与瓷器的广州商船就曾驶入汉堡港,这被认为是中国货船与汉堡港的第一次相遇。200多年后的今天,随着中欧班列将陆路运输与汉堡港相连,汉堡与中国的经济联系更加紧密。

自2008年第一列来自湘潭的试点列车抵达汉堡港以来,中欧班列连接一直在稳步增长。横贯欧亚大陆的铁路运输线从一开始就是中德之间海上运输的重要补充,受到了汉堡港口和物流行业的热烈欢迎,并得到了充分利用。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